老我遊記

罪的工價是死 (羅6:23)

 溫正祥,5/16/2014

從前,罪是我的老板,也称他為老總。我替他做工,他叫我心想做什広就可以做,頗有一时的快感。他也不管什広规範,或有没有伤到别人,只要满足我要的就好了。他要我發揮邪情恶念,放縱情慾,自私自利; 还给我撐腰,加添我的本事欺压别人。不管公司事務多慘, 也不用顧同事的死活,他那時是我最理想的老板。他也發工資,決不会要我白幹。可是到了發工錢的時候,我卻不敢去领,且怕得要死,想盡辦法拖啊、推啊,就是放棄不了。而同时我更变本加厲的继續替他賣命幹活,無法自拔,賺的錢也就積得更多。我也只好認了,等到那一天,老板押我去,非领這工钱不可时,那就死定了。

反正人都会死,就隨老板决定罷!可是我那时心中常常是怕怕的,活在恐懼之中,而一时的發洩,反叫我的心更煩腦,甚至痛苦,叫人避而遠之,更搞得親離友散。明知總有一天被老板叫去死,但心中没有平安,我活著幹嘛?就為了領死?!我的心要我在未死之前活得平安和喜樂些,而那些老板叫我去享受的种种物品和各樣的玩樂也不管用、安不了我的心。可是我這老板叫我不要想這広多,他冷笑的說:好好的醉生夢死罷!再加嘲弄我一番:不知生,焉知死?

我真的不知道死是怎樣的结局,然而我可知道生得不要這広的懼怕和痛苦,要如何反轉呢?再回去找我這个老板辅導,还是死路一條,且一定更為痛苦。

後來才發現我這個工作根本就辭不掉,因我的肉体被他套住了,我雖然良心發現了,但肉体被他控制後,全身就不能解脱,任他擺佈。原來我是他的奴隸(羅6:14-16); 不知不覺的做了這広久,到了現在幸因良心未泯才醒悟过來。再深入探思,才發現原来我的肉体早就跟他串通了,他們是同国的(羅7:18),同一鼻孔出氣,凡事用血氣為了發洩肉体的情慾和誇大今生的驕傲。

那時,我的良心開始不服,但肉体又拖著我不放:心想做的善,不去做,不想做的恶,反倒去做了。我真是好苦啊!(羅7:24)

求主教我做亇新的人,不致变成「老殘遊記」一 心灵老是殘癈,直到連肉体都變得老殘。

 

Advertisement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